赴港上市一年广东最大农商行要回A股了 还要发100亿元境外优先股

食品商务网

2018-07-26

  今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全县冲刺脱贫摘帽的决胜之年。宣传思想和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必须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不断引向深入,牢牢把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导权,全力做好主流舆论氛围营造,扎实推进文化事业发展,不断深化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着力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文化氛围和社会氛围。三要加强组织领导,强化工作保障。

  (2)注册用户(包括居民身份证注册用户)为“请报验”常用联系人购票时,每个“请报验”常用联系人不超过4张(含已改、已退车票)。(3)“未通过”注册用户和常用联系人不可购票。网上退票注册用户(包括居民身份证注册用户)均可为已购车票正常办理网上退票。赴港上市一年广东最大农商行要回A股了 还要发100亿元境外优先股

  就当天晚上我们很多同事加班到12点,因为政策的截止点12点,我们也是尽可能的保证我们消费者的这些权益去执行。深圳:调控加码遏制二手房投机炒作从2009年开始,针对阴阳合同的问题,北京、上海和广州,都先后出台了相关的调控政策。而这一次,随着深圳出手,国内四大一线城市,在二手房市场上,实现了调控步调的一致。那么,这会给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目前在深圳,70%的房地产交易是二手房。这意味着,新政出台后,二手房短期内成交量会有所下滑。

  5、单车月报表:根据车辆分类显示运输清单。6、运输线路台帐表:根据运输线路分类显示运输清单。

  ”  村规民约条数增加了,民风民俗内容也从旧变新。过去,村民办红白事的规模不仅体现了这个家庭的富裕程度,还是“孝心”和“爱心”的体现。

  作为广东省首家H股上市法人银行,完成港股上市一年零一个月后,广州农商行首次披露了回内地A股上市的意图。   这家全国第四大农商行,在昨晚(7月20日)披露了回A的计划: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亿股,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

此外,广州农商行还推出规模达百亿元的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截至目前,拟于A股上市的农商行约为20家,其中9家已在A股排队序列,其余则集中于长三角、安徽、广东等地。

其中,广东地区除广州农商行外,顺德农商行、南海农商行此前已披露A股上市计划,并在当地证监局完成辅导登记备案。   H股上市一年后披露回A计划  从2017年6月20日H股上市,到2018年7月20日,时隔一年零一个月,广州农商行也计划加入A股上市大军。

  广州农商行公告显示,该行H股上市后,为进一步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升核心竞争力,打造境内外融资平台,实现股东所持股票的流动性,该行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

  这项上市决议,是在该行7月20日举行的董事会会议上通过的,此后还需要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按照计划,该行希望选择在同处广东的深交所上市,发行数量不超过亿股,约占A股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不超过14%。   事实上,已经在H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更早之前也有A股上市的计划。 早在2010年,改制并开业才一年的广州农商行就已正式启动IPO准备工作,时任行长的王继康(现为广州农商行董事长)也表示“计划两年内在A股上市”。   相对于A股和港股,广州农商银行管理层当时也更倾向于在A股上市。

当时王继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囿于等监管要求,若在国内排队上市时间太长,我们也考虑去H股先上市再回归。

总的来说,哪个快就先上哪个”。   但此后该行上市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直到2015年,该行上市进程开始加快。 此后该行H股上市申请在2016年12月获广东银监局批复同意,随即该行在2017年1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并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完成H股上市挂牌,合计发行亿股H股。

  而今年3月底在香港举行的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广州农商行行长易雪飞也对回归A股上市有一番表态:  关于回A的问题,作为商业银行来讲,资本规划、资本补充及使用是一个需要持续的工作状态,我们每年都会对未来三年资本补充规划情况进行修订,回A也是考虑的资本补充工具之一。 总之,我们会根据自身及外部环境的变化合理选用工具,我们对未来资本改善的渠道及来源是非常乐观的。   从当时的表态来看,广州农商行是否回归A股,当时并没有明确的计划。 表态后4个月不到,态度逆转并形成行动。

  多渠道补充资本:还计划发行100亿元优先股  广州农商行昨日董事会会议上还通过了有关境外优先股的发行计划。

按照这一计划,该行拟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1亿股的境外优先股,募资总额不超过100亿元,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发行境外优先股,既是资本补充压力下的融资选择,也是H股上市银行出于优化资本结构和补充渠道、提升境外影响力等考虑而进行的资本补充操作。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4家H股上市银行合计完成发行近2230亿元境外优先股。 此外,包括九台农商银行、中原银行、广州农商行在内的3家银行陆续披露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累计拟发行额达250亿元。   回到广州农商行本身,该行行长易雪飞在3月底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资本补充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监管环境的变化,宏观审慎评估越来越严格,二是资管新规等各项要求的出台,对表外资产回表形成构成资本补充压力。   不过易雪飞当时也表示:  我们去年H股成功上市,补充了资本金,其次我们自身盈利状况也对资本构成良好支撑,此外,我们3月份刚刚完成的100亿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成本较低反响较好,因此我们2018年没有资本补充的压力,可以说资金运用安排是游刃有余。   而除3月完成发行的100亿元二级资本债,以及昨日决议通过的A股上市、100亿元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外,该行还在同日的董事会上审议通过发行新股的一般性授权。 根据该决议,董事会将可发行、配发及/或处置不超过该行已发行内资股数量20%的新增内资股及该行已发行H股数量20%的新增H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该行将进行内资股或H股定增,这一授权仅相当于一项融资便利,不意味着实际行动。

  截至去年末,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其中前两个指标均较年初上升约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则较年初略有下滑,但三项资本充足水平指标均显著高于监管要求。   全国第四大农商行  今年3月,广州农商行披露了该行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   去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滑%;  全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

其中,净利润增速位居H股上市银行前列。   广州农商行称,净利润稳步增长一是随着资产规模的增长,净利息收入实现平稳增长;二是得益于加强对信贷资产的风险管理以及对不良资产的清收和处置力度,资产减值损失大幅降低。   数据显示,广州农商行去年实现不良“双降”: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略微减少至亿元,不良贷款率则较年初下降个百分点至%。

  该行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信贷资产质量好转,同时得益于专项清收活动的开展,收回部分已核销贷款补充了贷款损失准备。 截至去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不降反升,较年初上升个百分点至%。   资料显示,广州农商行于2009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成立开业,其发展历史可追溯到1952年成立的广州市第一家农村信用合作社。

该行股权也极为分散,没有任何单一股东持股比例超过4%,广州市政府通过多家国企对广州农商行持股,目前实际控制的股权占比约为%。   截至2017年末,广州农商行总资产较年初增长%至亿元,突破7000亿元大关,位居国内农商行第四,仅次于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和上海农商行,是广东省最大的农商行。

  其中,重庆农商行是最早上市的国内农商行,早在2010年12月就完成H股上市,并在今年1月正式递交A股IPO招股书;上海农商行董事长冀光恒则在去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争取3到5年独立上市”。